我是不是来了个假的英雄联盟
wap.aisishuo.com 一秒记住本站 爱丝说
(十八)
牋牋清晨,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帐幕之上,天勒艰难地从粉腿玉臂中挣扎出来。昨夜一场暴雨弄得天勒浑身上下到处都是泪渍,哭累的女人们就这样挤着天勒纷纷睡去。牋牋来到澡房,擦洗了一下身子,站在院中,天勒呼吸着秋日清晨清凉的空气,心道:那美丽的女将军,差不多也该到了!牋牋院门声响,进来的是提着个大大食盒的店小二。牋牋“我好象还没叫早餐?”看到小二将一碟碟精致的卤味、淹菜和两盘素炒摆在院中石桌之上,天勒问道。牋牋“是我叫的!”随着声音,门口进来三人。牋牋今日的女将军没有着甲,只穿了一身裁剪非常和体的月白色男装武士服,足蹬快靴,腰悬一柄长剑。后面的两个女侍卫,同样是男式便装,只在腰间挂了口制式军刀。牋牋“将军客气了!”等小二放好碗筷出去关上院门,天勒冲女将军一抱拳。牋牋“天勒壮士起得很早啊!”女将军拱手还礼,看看屋中安静,想来他的几个妻子还没起床,微觉诧异!男人起来,女人还赖在床上,这可是她从来不曾见过的事情,难道是……心中忽然惊觉,不敢再想下去,强忍之中脸上仍是微微泛起一丝嫣红!牋牋“呵呵!将军更早!”天勒还没神到捕捉住女人如此细微的情绪变化,微笑着将女将军让到石桌前坐下:“将军恐怕也是未进早餐吧,一起如何?”牋牋女将军定早餐时就已准备与天勒共食,也算拉近距离的一种手段,所以也不客气,坐下提箸和天勒一起用起早餐,两名侍卫手扶腰刀站在她的身后,动也不动。牋牋吃过早餐,侍卫将碗筷收入食盒,又取出盒中的一壶泡好的茶,给女将军和天勒倒上。牋牋“不知天勒壮士,对本将军昨日提议还有何为难之处?”女将军也不废话,张口直接问道。昨日又收到战报,前方战事越发吃紧,锁玉关一战,军中武将伤亡殆尽,前方现在最缺可斩将夺旗、振奋军心的猛将!所以,今日她对天勒可谓志在必得!牋牋天勒抿了口茶水,面带微笑,望着女将军道:“不知将军高姓大名,芳龄几何,可曾婚配?”牋牋“大胆!竟敢对我家小……将军不敬!”女将军脸色一变,还未说话,身后一名俏丽的侍卫已怒目圆睁大声呵斥!这侍卫本是女将军贴身侍女,昨日处理他事并未去到酒楼,今日一早随小姐来这客栈,看到小姐亲自定送早餐已是倍感惊讶!没想到小姐来见的竟是这么个身份低微、满脸贼色的臭男人(如果天勒知道她的想法,定会凑上去让她闻闻自己,臭是不臭?!),而且这臭男人竟敢在多少王公贵族、富家子弟敬若仙子的小姐面前出言轻薄!叫她如何不怒?!牋牋“呵呵!这位大姐目光真利,一眼就看出本人是那胆大包天之徒!佩服,佩服!原来打听这些事情是对将军不敬,小民无知不懂礼数,惭愧!惭愧!”天勒依然笑嘻嘻哪有丝毫愧疚之色!牋牋“天勒壮士,本将军敬重你一身本领,诚心邀你加入军中杀敌报国,你不肯答应也就罢了,如此言语轻薄,可是消遣我等?!你真以为本将军抓不住你的把柄,治不得你的罪吗?”女将军面沉似水,盯着天勒冷冷地道。牋牋“哦?不知我有何把柄握在将军手中啊?”天勒感兴趣地问道。牋牋女将军一眼不眨地盯着天勒,出身富贵、多年身居高位的她,自也有一股凛然逼人的气势,可天勒就似毫无所觉,反倒上下仔细打量,纯以男人的目光绕有兴致地看着她美丽的面容,似乎机会难得,要好好的欣赏品味一番!牋牋没一会,女将军首先支持不住,以往接触的所有年轻俊彦、贵富子弟,无不对她谦恭有礼、儒雅斯文,从来没有人敢这样的盯着她看,只有眼前此人,竟接连两次用这种赤裸裸的目光对她侵略性的直视!不觉中,心底又泛起比昨天更加强烈的慌乱,一丝她决不愿出现的红晕浮上面颊,挫败的感觉让她最后竟恨恨地白了天勒一眼!一瞬间形象崩溃,沉稳威武的将军立刻变成了一副娇嗔的小女儿模样。牋牋女将军心中懊悔、大叫不妙的时候,天勒已经露出了一副色受神销的可恶表情,窘得她恨不得找个地缝直钻下去,又想狠狠地咬上眼前这个混蛋一口!牋牋刚才剑拔弩张的气氛竟有些暧昧起来,场面尴尬,弄得女将军身后两个侍卫握着刀柄,抽也不是,放也不是!那贴身侍女更是惊得小口圆张说不出话来,她何时见过小姐在男人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牋牋深吸一口气,女将军勉强镇定下来,进得院中只三两句话,便被眼前这可恶的家伙完全打乱了步调,来前想好的一套说辞根本没有派上用场,眼前这家伙不但胆大包天,而且完全不依牌理出牌!让她泄气的同时,却又更加渴望招揽!这种人,不但可为猛将,甚至更有用兵险奇的智将素质!牋牋“本将军昨夜查验了户籍,聚木镇所辖二十一村、十四寨,四千一百一十七户,在册两万三千三百六十四人,没有一个名叫天勒!倒是你的妻子户属青林山下山村人,不知天勒壮士作何解释?”女将军脸上红晕未消,声音却已恢复冰冷的语气。牋牋“唉……你们昨夜定熬夜甚深,女孩子经常熬夜可是有损美丽的事情啊!”牋牋天勒看到女将军和身后的两个侍卫眼圈发暗,眼中都有淡淡的血丝,叹了口气怜惜道!牋牋女将军真有了狠狠揍这家伙一顿的冲动,自己都无法理解,一向镇定稳重的她,怎么在这个混蛋面前如此的控制不住情绪容易动怒!牋牋天勒看到女将军的脸瞬间通红,刚才可能是有点害羞的成分,现在嘛!恐怕是要恼羞成怒了!牋牋“呃!启禀将军,小民自幼与族人生活在深山之中,族人之中巧匠甚多,所以在山中完全自给自足,极少出山,山中路途险恶,户籍官员难以到达,没有登记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还望将军明察!”现在可不是将她惹毛的时候,天勒轻咳一声,正色回答。牋牋女将军狠狠的瞪了天勒一眼问道:“你山中有多少族人,为何从没有听人提起?”牋牋“小民山中族人四百余户,三千余人,除个别偶尔出山卖些皮毛山货,从不与外界接触或谈起,所以外人很少知道!”现在天勒可是扮足了乖宝宝形象,谦恭有礼,有问必答。牋牋女将军思索一阵,虽对天勒的说辞颇有疑惑,但又无明显漏洞,毕竟这不是审问犯人,不能将所有细节一一盘查。牋牋“好!既然你与族人生活在大夏的土地上,就属大夏子民,现在国难当头,外族入侵,你等应尽大夏子民之义务,现在我代表大夏朝廷对你山中族人下发征召令,着你回去十日内组织三百青壮赶来聚木镇从军。”女将军暗恨天勒刚才无礼,现在索性板起脸,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牋牋“呵呵,将军说笑了!小民说过:依林州征召令,小民不在征召之列!而且按朝廷律例:小民一非村政、二非保甲里长,不是林州在册官役,所以无权组织族人从军,就算将军临时任命,小民也有权不受!将军若想征召小民族人入伍,小民可为将军依图指点族人聚居之地,将军自派官员去寻就是,至于我族中之人是否应招入伍?与小民无干!”天勒一番话不咸不淡,虽仍是微笑客气却摆明不肯合作,心中暗道:大不了老子在深山之中让机器人建个村落,你真有本事派人找到,打跑就是。牋牋“‘是否应招入伍?’难道你族中之人还敢啸聚山林对抗官府不成?!”女将军被天勒的态度激得忘了昨日的教训,终于怒火上升,决定以权相压。牋牋“嘿!将军言重了,我族之人久居山林,无意与官府为敌。不过,说句不中听的话,我族心中是否有官府的概念还是两说。我在山外娶妻,还算接触稍多,除了盘剥百姓、欺压良民,还从未见官府有任何为百姓谋福之处,将军若仅以朝廷大义、官家声威,还使不动本人为你卖命!”天勒的微笑变为冷笑,强大的气势勃然而起!牋牋天勒前半辈子尽与政府为敌,所谓官府在他眼中贱如狗屁!这小女人还真敢用权势来压他,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岂是天勒的性格?!牋牋女将军忽然觉得周围的空气沉重异常,冲天的气势扑面而来,眼前的男子似乎瞬间爆发出藐视天下的霸气!咬牙苦忍之中蓦然惊醒:昨日便知此人不可仗势相欺,怎的今日自己竟如此失策?!转念一想,还不是被这混蛋气的!牋牋想到这里,女将军的倔强性格也被激发出来:这个混蛋,也不知让让人家!牋牋芳心暗恼之中,毫不相让与天勒对视!却不知,这等与天勒气势相抗,不觉中已经带了斗气和撒娇的成份。牋牋天勒看到眼前的女将军,先是脸色一白,紧接着却满脸通红杏眼圆睁的瞪视过来,如果说刚才这还是个带点凛然之气的女将军,现在却完全变成了一个被激起了骄傲之心的小女人。牋牋嘴角上弯,天勒忽然亮出雪白的牙齿,脸上露出了一个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漫天的气势瞬间消失无踪!牋牋周围压力骤减,看着天勒的笑脸,女将军心中一阵狂跳:这可恶的男人,笑起来原来如此好看!牋牋“刚才是小妹不对,这里给天勒大哥赔礼道……”瞬间的痴迷后,女将军立刻惊醒,慌乱中,赶紧想办法补救,也好打破这怪异羞人的尴尬气氛,可话刚说了一半,忽然发现,自己不觉中竟用了女儿家的身份!该死!回头定要重重责罚店家,为什么不在这院中造个可藏人的缝隙出来!牋牋“呵呵!小姐不必客气,天勒也有不对之处。”天勒是打蛇随棍,又恢复了笑嘻嘻的懒散模样,现在更加光明正大的用一副色眼盯着女将军猛看。他可不管什么谦恭含蓄、矜持守礼,对方既然承认了女子身份,那男人欣赏漂亮女人当然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牋牋“天勒大哥,小妹到现在还未自我介绍,甚是无礼,还望天勒大哥见谅!”牋牋女将军终是大家出身,虽是刚才被天勒逼得情绪激动,进退失矩,但只转眼之间便镇定下来。牋牋“小妹乃林州武侯长女萧紫馨,此次望月入侵,家父长兄均战死在锁云关!牋牋二哥不善军事,无奈,小妹只好顶盔上阵,只是小妹女儿之身,排兵布阵尚可,阵前杀敌却力有未逮,昨日见天勒大哥勇武,还望天勒大哥不吝相助!”既然已经亮出了女儿身份,女将军索性再无顾忌,放下姿态,完全以女子的语气软言相邀,说道父兄阵亡时,虽强忍悲痛,眼圈却也红了起来。牋牋十日前锁云关陷落,父兄与七万守关将士全部阵亡,噩耗传来,府中顿时乱成一片,娘亲、二兄只知终日哭号,而且二兄纨绔不学无术,关键时刻只有她这个武侯大小姐强忍悲痛,暂时撑起林州事物!望月人进兵迅速,短短十日北方两省相继陷落,也许是忽然占领了大片土地,忙于烧杀掠夺的望月人终于放缓了脚步,十万先头部队,与林州仓促调集的二十余万地方守备部队对持在清河南北两岸。牋牋此次南侵,望月人一开始便动用了五十万大军拼命狂攻锁云关,措手不及之下,不到十天,锁云关便告陷落,随后望月人又增兵三十万,通过锁云关疯狂冲入大夏的土地!朝廷接到战报,各州援军不是迟疑不发就是缓慢不前!牋牋自从二十三年前延平王谋逆一案后,朝中文臣大肆打压武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三十年前望月草原一役,国人像吃了一颗定心丸一般,朝廷内斗、文武相争再也无所顾忌,仅延平王一案就牵连军中武将数千人,无数忠诚勇武、经验丰富的军官被抄家斩首、贬职流放。牋牋此后朝堂之上,论起钻营构陷、钩心斗角,武人那里是文人的对手?大势之下,善谋明智的武官纷纷卸职告老,解甲而去,耿直忠诚的也被贬黜朝堂。大夏国内地方守备军队,纷纷由文人出身的官员接管把持,就是边疆重镇,守护一方的精锐军队中,也大肆派遣文官监军。朝廷仅存的两个震慑边关的军中梁拄:东北武侯;西北定候,也常常受到朝中文臣排挤刁难。延扣军饷、托缓军资还是小事,数十万镇边大军竟被以各种借口削编压缩,终酿至破关惨祸!牋牋其实,在把持朝政的奸佞眼中,大夏帝国幅员数千万里,便是被那草原蛮族占了千百万里疆土,也要耗费上百八十年来稳定统治,只要不影响自己一世荣华富贵,于己何干?大不了拥着昏庸的皇帝南迁避祸,照样笙歌享受!倒是同朝为臣的两位手握重兵的军侯,让他们整日提心吊胆,生怕他们一旦得势自己便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拼命打压。牋牋“还请小姐节哀顺便,令尊和令兄身为军侯武将,抵御外敌战死沙场也算死得其所,当可名留千古载入史册!”这时候当然要说点漂亮话,安慰一下人家姑娘的伤心。可随后,天勒话锋一转道:“可如今外族铁骑声势庞大,就算我肯相助,一人上阵杀得千百人,又于事何补?若动员我族人参战,还请小姐给我个战的理由!”牋牋“不知天勒大哥要何种理由才肯出山?”萧紫馨不答反问道。牋牋自接手武侯府事务以来她都是身着男装,以将军的威仪姿态处理事务,毕竟这是个男权世界,女子主事乃天下之大不韪,虽然整个林州的人都知道这个武侯大小姐才华出众,能力超群,而且现在是非常时期,只有她能撑得起林州事物。牋牋但如果她穿着女装发号施令,恐怕林州的官员都会认为是一种侮辱!若是穿着男装,虽然大家心知肚明,可毕竟还有着那么一层遮羞布,大家依照官礼从事也觉得心安理得。牋牋可在天勒面前,萧紫馨却屡次因这男装束手束脚,为了维持这将军的身份被天勒逼得进退失矩。现在既然已经被迫自认女子身份,她反倒放开心胸,纯以女子的慧诘反击起来。牋牋“我这人非常懒散,行事全凭兴趣,不涉及切身利益,从不主动为自己找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来作!”天勒慢条斯理的道。牋牋“不知望月人打到这里烧杀掠夺,算不算是威胁了你的‘切身利益’?而且你与族人上阵杀敌,建功立业,封侯拜爵之时自可享受荣华富贵,这算不算是得到更加丰厚的‘切身利益’?”萧紫馨心中暗怒,从天勒一直的表现来看,他打的什么主意聪明的萧紫馨怎会不知?可是,虽然她对这男人不是没有好感,但在这外敌入侵,民族危难的时刻,天勒这样就完全是趁人之危,罔故大义、自私自利的表现!不觉间萧紫馨的口锋也凌厉起来!若不是军中实在缺少武将,她恐怕早就拂袖而去。牋牋天勒当然没有这样那样的心里负担,他本来就不是这个星球的人,什么民族大义、国家兴亡关他屁事!甚至如果有个望月美女依附与他,没准他会帮着望月人一直打到大夏盛京,顺便灭了大夏朝廷。牋牋“无所谓!我本住在深山之中,望月人来了如有胆进山,几十万人我还没放在眼里。况且就算我本领高强,杀敌盈野,甚至灭了望月部族!最后积功封王,却落得个延平王一般下场!那不知我是感激今日小姐是请我,还是怨恨小姐害我呢?”天勒欣赏着萧紫馨冷寒的面孔,心中暗赞:美丽的女人,便是生气也很养眼啊!牋牋萧紫馨心中暗叹,一阵无力之感涌遍全身!延平王一案,不管朝堂之上如何宣扬,文书史册如何记载,天下百姓、有识之士却谁不知这里沉冤如海!再加上后来的朝政糜烂,致使整个天下的武人齿冷心寒!现在天下间的能人异士宁愿笑傲江湖,外敌入侵之时,徒逞武力私下搏杀,也不肯加入军中为朝廷效命。最终导致如今军中勇猛的武将极少、彪悍的士兵奇缺,战时遇敌即溃,只能完全依赖地形优势防御,毫无战斗力和士气可言!这也是为什么,身为武侯大小姐,却不得不亲自来到这山边小镇挑选彪悍的猎户组军,遇到任何拥有强悍的武力者都不愿轻易放过。牋牋天勒此话实在让她哑口无言,完全绝了她诱以建功立业、高官厚禄的借口。牋牋毕竟她一个小小女子,如何能够影响朝堂?如果天勒最后真的走上了延平王的命运,她也是完全无法阻止和抗衡的。牋牋“可你一身本领却缩在山中独善其身,身为大夏子民,难到眼看着同胞被异族屠杀奴役吗?”萧紫馨现在真有些计穷力竭之感,难道真的要她为了请一员武将而以身想许吗?牋牋虽然这个男人带给她异样的刺激和新鲜感,但多年来养尊处优又自持才华出众的武侯大小姐,这颗高傲的心怎也不肯如此轻易陷落!牋牋“刚才我所问的问题,小姐似乎只回答了一个!”天勒微笑道。牋牋萧紫馨一怔,马上会意天勒指得是一开始问自己姓名、年龄、婚配的无礼之言!心道:这混蛋怎的如此不懂礼数,这样的问题哪有直接问人家的,应该是请媒人到府中询问才是!……该死!什么媒人!我又想到哪里去了?!牋牋“呵呵!不如这样我只问小姐一个问题:不知小姐心中夫婿是何等样人?”牋牋天勒看到萧紫馨脸上又浮出红晕,干脆更加直接的问道。牋牋萧紫馨现在已无力暗骂这混蛋为何如此不给女儿家留些颜面了,银牙一咬,恨恨的道:“紫馨虽蒲柳之姿,但要嫁人也定要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万人敬仰的大英雄!”牋牋“呵呵,紫馨此言谬矣!”天勒终于逼出了萧紫馨含蓄的承诺,却不满足仍然微笑着道:“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这是理所当然!可所谓万人敬仰的大英雄,从古到今好像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你不是咒我早死吧?”牋牋“你…”萧紫馨这回是给天勒气得说不出话来,这无赖也太会随棍而上了!牋牋“紫馨也不必懊恼,我们作个约定如何。”天勒看到萧紫馨又是气的满脸通红,也不再逗她干脆道:“我天勒只为自己的女人而战,我的能耐我的女人知道就可以了,什么万人敬仰的英雄还不屑去作!我会将望月人赶出锁云关外,最后一个望月骑兵被斩杀或滚出锁云关的时候就是紫馨嫁我之时,紫馨可有异议?”牋牋萧紫馨紧紧盯着天勒,脸色不停的变换,终于双手一按石桌,挺身而起道:“好!如果你真有这等本领,也不枉我萧紫馨委身于你!”牋牋说完,萧紫馨带着护卫逃也似的转身而去,连接下来的时间、人员等等约定也没交代!如果她只是为大局着想牺牲自身,也许会冷静的讨价还价,反正也是牺牲自然要争取最大的利益,世家官宦子女的婚姻自古以来都是利益和政治的牺牲品,这是萧紫馨早已注定的命运!所以,天勒纵然有些趁人之危,她还不是特别排斥,但随着两日的接触她对天勒却并非毫无情意,这么逃掉,怒占了四分,女儿家的羞涩却占了六分。牋牋天勒看着萧紫馨的身影消失在院门之外,站起身走到她刚才坐着的石凳边,轻轻拈起地上一根乌黑的长发微微一笑:这小女人看来高傲得紧呢!明日给你送些惊喜过去,不知你又会是什么一副表情!牋牋天勒从空间里拿出一个银色的小盒子,小心的将长发放到盒子中,又输了一连串的命令在里面,一扬手,盒子化作一丝银光像远处的山林中飞去……牋牋“好马!”牋牋“这马可真漂亮……”牋牋黄昏十分,一辆马车驶进聚木镇。拉车的两匹马虽然高大健壮,但还不是众人围观的对象,让镇上过往的江湖人、军人啧啧称赞的是跟在车后的一匹神骏的红马!牋牋宽厚的马背,修长的四肢,锦缎一般泛着溜光的皮毛,这匹高出普通大夏军马至少两个头的骏马,让所有的武人都露出羡慕的神色。牋牋不过,没有人敢轻易上前搭话,询问是否肯卖这样的愚蠢问题。因为这匹骏马的身上披挂着全套的鞍桥和一套极其独特做工极其精致的马甲,马鞍桥的挂钩上,还挂着一杆用红布包着的长长的兵器。牋牋那副马甲不是大夏国常见的披挂式铁页马甲,而是由无数根细细的红色金属丝,以一种奇怪的编制方式密密的织成一件完整的甲服穿在了骏马的身上!而马头、马胸、马臀等不需要太大活动余地的地方,覆盖着银色的金属打制的各种美丽花纹,整副马甲即美轮美奂,又几乎做到了全方位的保护。牋牋就是最无知的山民也看得出来,这匹马不是极其显赫的贵族、就是一名军中高级武将的坐骑,除了赞叹马匹的神骏和鞍甲的精美,武人们也甚是纳闷:这马甲不知是何物编织,漂亮是够漂亮了,却不知是否实用,这些细细的丝线难道真能抵挡刀枪箭矢?牋牋天勒已经在客栈住了两天,带着女人们赶集、逛街玩了个不亦乐乎,小镇之外便是林野,风景秀美,镇上之人也朴实好客,便是有些泼皮无赖,看到跟在众女身前身后的大黑和青虎也远远躲开,不敢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