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是来了个假的英雄联盟
wap.aisishuo.com 一秒记住本站 爱丝说
(十七)
牋牋大包小包的回到客栈,已是下午饭时,几个女人逛了一天的街早累得不肯动弹,天勒虽然体力充沛,可精力却是差点耗尽,看来陪女人逛街,古往今来都是男人最耗精力的事情!牋牋叫店中伙计送来饭菜在屋中吃了,休息一会,已是傍晚,店里送来了热水。牋牋小院的西厢有一间澡房,里面有一个厚实的大木桶,装满了热水,可以坐上三四人沐浴,这也是最贵的包院和其他客房的区别。牋牋众人一路虽然没事就跑到沿途河中戏耍一番,但毕竟十几日没泡在热水中。牋牋见到热水,藜娘首先欢呼一声脱光衣服跳了进去。梅娘留在正房收拾今天买回的东西,荆娘和琼娘服侍天勒脱了衣服,也随即脱光进了“澡桶”!牋牋自从天勒来到这个家,众女早已习惯,沐浴和交欢,从来都是分不开的两件事。牋牋“藜娘奶好大,可惜没有奶水,不能喂你的虎宝宝,每次还得姐姐代劳!”牋牋天勒一手揉着藜娘的乳房,一手却在旁边荆娘的奶头上挤出一股奶水。牋牋这几日,荆娘的孩子吃了天勒的药物,身子强壮了许多,现在,已经开始摇摇晃晃的学走路了,奶也彻底断掉。可荆娘又作了两只老虎的奶妈,加上这一阵肉食充足,两颗丰满的乳房越发饱胀,里面奶水充盈,每次与天勒交欢到激情之处,不但下面翻江倒海一般,上面也会标射出两股雪白的乳汁!牋牋藜娘低头看着自己的乳房,揪住自己的一颗rǔ头,揉捏了一阵,撅着嘴说:“藜娘也想用自己的奶奶喂虎宝宝,可怎么揉就是不肯出来!”牋牋天勒哈哈大笑,伸手托起藜娘的屁股,下身用力捅进了藜娘的身体,叼起藜娘的一颗rǔ头含混的道:“哥哥给你吸吸,看有没有效果!”牋牋藜娘娇喘着承受天勒的冲击,却有些懊恼的道:“是不是哥哥的奶被藜娘吃了,藜娘就会有奶了?可藜娘下面的嘴总是吃不干净,每次一起身就流出来了,好浪费哦!”牋牋旁边荆娘和琼娘听得咯咯直笑,荆娘伸手抱住藜娘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前,将一颗rǔ头塞进了藜娘的嘴里笑道:“姐姐给你上面的嘴也吃些奶,没准就会变成自己的哦!”牋牋藜娘信以为真,含住荆娘的rǔ头用力一吸,直啯得荆娘浑身一颤。虽然两只小虎食量颇大,但荆娘也总是觉得乳房鼓胀,能有人为她吸去些奶水,她也异常舒服!牋牋琼娘整个贴在了天勒的背上,柔软的身体紧贴着天勒结实的肌肉揉擦!天勒虽然每次起伏都要带起两个人的重量,却丝毫不觉辛苦,反倒更加刺激!牋牋藜娘美妙的葫芦穴现在竟然有了荆娘似的活肉,两个腔口内倒生的肉刺每当天勒抽出时都是一阵缠绕刮吮,带给天勒销魂的爽美,如果不是天勒本身天赋异秉,久经战阵,恐怕早就缴枪了事!牋牋将第一泡浓精射在藜娘的XIAOX之中,旁边的荆娘和琼娘早已被天勒撩拨的全身通红,琼娘深吸一口气潜到水中,张嘴含住天勒的yáng具吮吸,荆娘双腿分开坐在桶边上,天勒的手指插在她泛滥成灾的mī穴中。牋牋“哗”的一声水响,琼娘从水中抬起头来,大口的喘气,天勒抱起她按在桶边,挺起被她吮得坚硬如铁的凶器捅入菊肛。琼娘现在虽还是处子之身,可后门的快乐也让她深深迷恋,每次被撑破一般的饱胀感都让她有一种被征服的快乐。牋牋琼娘后庭虽经多日开垦仍是紧窄异常,肛口肌肉紧紧的锁着ròu棒的根部,肠壁蠕动松缩裹弄着天勒的guī头棒身,似要将这突来的外物排挤出去,又似要将它收入更加幽深的所在。牋牋天勒闭眼享受着琼娘谷道中那火热的温度,这是比口腔和yīn道更加灼热的所在,没有阴腔檀口中的汁水黏滑,却另有一番特殊的脂膏油腻!抽送间,ròu棒似被涂了一层厚厚的油脂,桶中渐起的水珠毫无立足之处,顺着棒身滴滴滑落……牋牋直到三女都被天勒折腾的精疲力尽,天勒才再一次火热的阳精射入荆娘的腔穴!牋牋客栈里,自然没有能睡下五个人的大床,几人又不愿分开,天勒只好在正房最大的一间卧室里支开了营帐,一路上几个女人都喜欢上了这个温暖的帐篷,而且,帐篷下充了气的垫子比什么棉絮被褥都柔软舒服!牋牋本来他们一路上都是没有被子可盖的,既然到了客栈,当然收集了各屋的棉被拿来盖上。牋牋其实,帐篷里有自动调温系统,根本不必盖被,但,被窝这东西可不单单只是保暖的意义,它在人的心理也是个私秘亲切的小空间,小孩子们喜欢在里面搂着自己喜爱的玩具、宠物,以示更加亲密!男人当然喜欢在里面搂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嘿嘿!当然是要光溜溜的!女人嘛,自然也喜欢缩在被窝中心爱男人的怀里,安全又舒适!牋牋一张小小的棉被,就在人的心里隔出一个温馨亲密的小窝儿,所以,抛开保暖的因素,盖被也是人睡觉时的一种很自觉的习惯!牋牋现在,天勒就在一个温暖的被窝里搂着梅娘丰腻柔软的身子,悄悄的说着私秘话儿。牋牋“娘子有什么话要告诉为夫吗?”天勒嘴唇噙着梅娘的耳垂轻声问道。牋牋天勒和荆娘她们回到卧室,梅娘一直有意无意的回避天勒的目光,表情也甚不自然,痛苦、悲伤和一丝茫然不时在她的目光中闪过!其他三女钻入帐中便沉沉睡去,天勒却一把拖住梅娘搂入自己的被窝。牋牋“相公……”梅娘身子一颤,忽然将脸埋在天勒的胸口,没一会,湿淋淋的感觉顺着天勒的胸口流下,肩膀抽动越来越剧烈。牋牋天勒轻抚梅娘的脊背,让她无声的眼泪尽情流淌:“有什么委屈,尽管说出来吧!你相公我虽然天不怕地不怕,却也不是鲁莽之人,决不会让你们担心害怕的!”牋牋“相公!不是奴家有意隐瞒,只是……奴家,好怕啊……”梅娘颤声泣道!牋牋自从收拾物品中看到包裹中的一叠食谱,她便知道有些事情是瞒不住的了!可那血腥悲惨的记忆,她宁愿根本不曾发生,宁愿自己只是个生长在山林中的村姑农妇,没有经历,没有故事,只是个一心爱着自己男人和孩子的普通山乡女子!牋牋“奴家……原本闺名:梅玲珑,二十三年前,奴家是大夏西南延平王梅凌虚次女……牋牋听着梅娘两个多时辰的低泣哭诉,天勒终于知道了梅娘的身世——一个封建王朝千百年轮回也上演不辍的“岳武穆”式恶俗戏吗!牋牋梅娘的父亲,也就是自己那个早就翘辫子的便宜老丈人,曾经是大夏国显赫一时的西南延平王!这位王爷戎马一生,是大夏国数百年来少有的军事天才!一辈子东征西讨,抵御外族入侵,平定国内叛乱,为大夏朝廷立下汗马功劳,积功位封至大夏异姓王爷!牋牋可惜,这位军事天才的老丈人,根本是个政治白痴,生性耿直不懂逢迎也就罢了,封了王爷后目睹百姓疾苦,官吏贪渎,皇家穷奢极侈,竟多次上书痛斥朝中大员,甚至连皇帝都训诫几句!牋牋晕!这老人家真拿朝廷当自个家来忧心操劳了!牋牋当年他乃国之栋梁,军之战神,皇帝也惧怕三分,在他的弹劾肃斥下,不少贪官污吏纷纷落马,昏庸的皇帝也隐忍压抑,不敢过分奢侈!此举虽然赢得天下百姓拍手称快、往拱生祠,却使得朝中众多文臣和皇帝贵族咬牙切齿!牋牋而这老人家也确实是当之无愧的武神转世。千百年来堂堂大夏王朝面对残忍彪悍、来去如风的望月草原铁骑,从来都是被人掐着脖子揍!和亲、纳贡、称臣装孙子的丢人事儿那代也没少干过,除了拼命的大修院墙(长城),广设关隘,毫无办法!牋牋可我们这位王爷,三十年前硬是带着二十万梅家铁军杀入草原,打得望月人鬼哭狼嚎,逃亡数千里!虽然二十万精锐的梅家军最后从草原回来的不足五万,但杀得望月人元气大伤,三十年内无力叩边!牋牋所谓狡兔死走狗烹,又所谓功高震主!就在全国欢庆望月草原大捷的时候,没了外族入侵威胁的大夏朝堂,也开始酝酿起消弱这位大夏军神影响力的一系列阴谋手段!牋牋首先,是将这位王爷的封地设在了虽地域辽阔,却人口稀少、民族复杂的大夏西南蛮荒落后之地!五万仅存的梅家铁军也全部拆散,分布在全国各地军中华而不实的职位上!牋牋其次,是朝堂之上,文人之间,争相攻击西南王在远征草原之时,纵兵掳掠(茫茫草原,补给困难,掠夺望月牧民部落牛羊充作军粮,是草原战争的必然手段!)、屠杀妇孺(遇到敌对酋部,斩草除根以免泄漏行军突袭的位置,这是经过数次血的教训后,梅家军学会的草原法则之一!)!泱泱大国礼仪之邦、正义之师,不知教化愚蛮,纯以铁血手段,有违天和!牋牋数年之间,在朝堂的纵容之下,天下文人口诛笔伐、引经据典、载史造册,将西南王形容成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狰狞残暴、生啖人肉的魔鬼刽子手形象!牋牋如果这位便宜老丈人,就此呆在西南,安享晚年,作个舒适的太平王爷,虽遭朝廷之忌可也不会真的将他怎样,毕竟大夏武神的地位,不是一些无耻文人就可以完全涂黑抹煞的!牋牋可这个一心为国的延平王,在西南偏远之地并不安分!牋牋帝国西南山区是整个大夏最荒蛮贫困的地方之一,百姓生活朝不保夕,民族矛盾极其尖锐,朝廷官吏贪鄙盘剥。而这里却盛产许多珍奇异宝,极受大夏上流社会的青睐,这里的百姓每年除沉重的赋税外,还要向皇家朝贡大量的珍宝和奢侈品,岁贡一项真正搅得是民不聊生!牋牋西南王来到后,整治地方,肃清贪吏,鼓励民生,分化拉拢各个少数民族,只一两年就使西南百姓的生活大有起色!可就在这时,王爷又将大刀挥向了折磨西南百姓数百年的皇家朝贡!牋牋首先断掉的就是,每年夏末的飞马荔枝贡!牋牋西南云岭盛产巨枝,其大如桃,其肉如玉,其浆如酒,其甜如蜜!每年荔枝成熟之时,从落树装车,一路奔行万里,日夜不停,所过之处官道封行,河流封航,驿站备马,府衙备冰,耗时一月,劳民伤财!可出发千车,到得京城,仍存不过百!可谓天下最昂贵的时鲜果品!年年此时,宫中后妃、京中贵妇均翘首企盼!能吃上云岭巨枝,可是承恩、受宠、突显地位最好的炫耀和展示!牋牋耿直的西南王并不知道,他本以为这祸害甚深的荔枝贡,在京城不过是达官贵人的口舌之享,断掉也无伤大雅!却不知此举一下子就得罪了整个京城中皇宫贵族、高官巨富的所有枕边之人!牋牋接下来的岭南凝血檀、琼州夜明珠、博南香稻米、洱海紫珊瑚……一桩桩一件件,像堆积起来的愤怒的乌云,厚积薄发终于在二十三年前引爆,一夜之间,大夏武神,西南之王,九族夷灭,灰飞尘散……牋牋“那一年,朝廷下旨说父王谋逆,查封了延平王府,奴家所有家人都被押解到京城受审。父王耿直,不许家中侍卫反抗,交出军权任由京城钦差押解入京!牋牋可皇上并不因父王毫无反抗的入京受审而相信父王的忠诚,终是判了父王谋逆大罪,夷九族、没家产,累者数以万计。牋牋奴家当时只有十二岁,奴家乳娘本是躲入王府避祸的武林中人,抢了奴家出来,亡命万里,逃入这帝国东北的山林中,可最终还是被前来追杀的大内侍卫赶上,一场拼斗下来,追杀的侍卫虽被尽数斩杀,奴家乳娘却也重伤而死!牋牋奴家独自流落在山中,就要冻饿而毙时被奴家的公公寻到收养……”牋牋天勒抱着梅娘,任由她用眼泪将自己的胸前一遍遍打湿,释放出二十多年的恐惧和冤屈,直到她稍稍平复下来。牋牋伸手轻轻抚摸梅娘哭红的双眼,天勒缓缓道:“梅娘!也许你已经发现,你相公我不是平常之人,很多事情我无法给你解释!但!有一点你要记住,也要绝对相信,你相公可以为你撑起任何一片你想要的天空,不论多大!”牋牋看着梅娘通红的双目露出疑惑的眼神,天勒一阵气结:看来老子那个世界的情话根本不适合这里,老子又不会这里酸溜溜的拽文,还是说得直白一些吧!牋牋“我是说,如果你想报仇,你相公我杀上京城,血洗朝堂宫殿,不是什么难事!大夏王朝灰飞烟灭在我只是弹指一挥之间,不要让我解释,你只要相信,我有这个能力就可以了!”牋牋梅娘浑身巨震,脸上的痛苦、恐惧、愤怒、凄凉、茫然、温馨、幸福交错闪过,可见内心挣扎之剧烈!好久之后终于化作一片淡淡的安详,再次轻轻地伏在天勒的胸口。牋牋“奴家……不想报仇!”梅娘缓缓道:“奴家相信相公是上天派来拯救奴家母女悲苦的神人,奴家也相信相公在这世间无所畏惧!上天既然没有忘记奴家母女,奴家又怎可为了一家仇怨搅得天下祸乱?牋牋父王一生为国为民,虽下场凄惨,但奴家如求相公血洗朝堂以至天下大乱,却不知会有多少黎民百姓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父王在天之灵决不会原谅奴家!牋牋梅玲珑早已在二十三年前死去,现在的只有伏在相公怀中渴望相公怜惜的梅娘,奴家现在只求相公怜爱,女儿幸福,平稳安康过得一生,多么奢侈的荣华富贵,锦衣玉食,也不及相公的怀抱温暖舒适……”牋牋天勒至此,着实吃了一惊!无论如何他也无法料到,这一个善良美丽、脆弱温柔的女人,竟有如此胸怀!将心比心,自己如果有这等遭遇,恐怕早就杀得山川遍红,血流成河!牋牋紧紧搂住梅娘,天勒似要将她揉入身体之中:“好!梅娘,相公答应你,决不搅得天下大乱,百姓离散,但你也放心,我也不会让自己的女人受了委屈却无所回报!当年构陷你父王的几个罪魁祸首,我定提他们的狗头来祭奠你父王的英灵,便是那皇帝老儿,我也不会让他好过,你相公我玩人的手段有得是!”牋牋猛地撑起身子,梅娘紧紧地盯着天勒,看见的是天勒眼中男人顶天立地的坚定决然!牋牋梅娘再也无所顾忌,抱住天勒放声痛哭!杀父毁家之仇,不能得报,作出这样的决定,痛苦压抑可想而知!天勒的这番话让她彻底解放出来,再不肯低声压制默默流泪!牋牋荆娘、琼娘、藜娘三人全都惊醒,纷纷爬过来惊疑不定地看着搂住天勒放声哭泣的梅娘。天勒伸手,将几个女人全都搂在怀中,藜娘胆小,看到母亲痛哭,小嘴一扁也哭出声来!原来哭声也会有强大的感染力,片刻之间,荆娘和琼娘纷纷掉下泪来,虽开始的莫名其妙,最后几个女人却也一起哭了个痛快,仿佛将以往所有的悲苦、屈辱全都发泄出来!牋牋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天勒现在彻底相信,若不是帐篷有隔音之效,恐怕整个客栈都会被她们吵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