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是来了个假的英雄联盟
wap.aisishuo.com 一秒记住本站 爱丝说
(十六)
牋牋中午饭时,天勒带着女人来到了镇中最好的酒楼,一般故事里酒楼都是比较出彩的地方,天勒这里也没让人失望!牋牋山林中的猎户、村民来镇上卖点皮毛山货,弄得那点钱当然不会到酒楼这样的地方挥霍,自己带点干粮或在路边小吃摊上随便吃点也就是了,能上酒楼吃饭的,都是赶着季节来镇上收购山货的商人和镖师,再就是来这里办事的官员和秋猎游玩的官宦富家子弟等,剩下就是偶尔路过的携刀背剑的江湖人士。牋牋天勒刚才在衣店只顾打扮几个女人,自己却还是一身猎装,其实他也不可能脱下衣服换上这里的装束,而且又不能在众人面前变换衣服的样式,所以他现在还是一副山中猎户的装扮!在这个等级森严的国家中,猎户、林户、渔民的地位可是很低的,排在农户(有土地的才算农户,雇农地位更低!)、匠户、商户之后。现在看梅娘等人的打扮,已经是家境殷实的小家碧玉模样,至少应该是农户、高级匠户或商户出身,抛开男女尊卑的因素,单以出身论要高过天勒。牋牋进了酒楼,天勒看了看一楼大厅里已经坐了很多人,根本没什么好位子,小二看到他这身装束也没怎么理会他,于是来到柜台前对掌柜的说:“给我在二楼找个清静的地方!”牋牋掌柜的吊这眼睛打量了一下天勒:“客官,二楼的桌子不算酒菜,上去可就是五两银子,你可想好了!”牋牋其实这小镇的小酒楼哪有这样的规矩!掌柜的不过是难为一下天勒,按规矩天勒的身份是不许上二楼的,掌柜的不过是想捉弄他一下,五两银子!够五口的小康之家半个月的花用了,一个穷猎户还不吓死他?!牋牋天勒虽知道这个国家的大体结构,在荆娘那里知道一些风俗,但哪有真么细致的了解,以为掌柜只是势利而已,伸手拍了一锭十两银子在柜台上,带着几个女人就往楼上走去。牋牋掌柜的看着柜台上的十两银子一愣,抬眼看到天勒等人已经上了楼梯,赶紧招呼小二上去招待,以他迎来送往多年的眼光,天勒刚才留下银子连看都没看,一望便是个拿钱不当回事儿的主,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猎户,看他身边跟着的几个女人也是白净细嫩更不像山民!没准这位爷是什么富家子弟带着家眷出来打猎游玩的,只是不知为何不穿富家猎装,却套了一身山中猎户的装束。牋牋天勒上了二楼,只见整个二楼围着楼口有十来张桌子,现在只有四、五张坐着食客,靠街临窗的四张桌上还空着一张,天勒带着众女过去坐下,跟上来的小二赶紧过来擦桌点菜。牋牋这十几天来,天勒它们在野外行走,早吃腻了大鱼大肉,现在对米面、青菜可是格外亲热!点了几个青菜小炒,藜娘嚷着要吃饺子,主食便定下素陷水饺,天勒还吩咐小二上两壶店里最好的酒来,想尝尝这个世界的酒是什么滋味。牋牋楼下的掌柜心中纳闷,他这酒楼因为靠着山林,最有名的菜色就是各种精致野味,泛来这里就食的富商、官眷哪有不点上几道山珍的,上面这几位客人却一味只点素菜,连饺子都说好要素陷!可惜了自己今日刚刚购得一头剥了皮的大老虎,今日的客人还没有不点盘虎肉来尝尝的呢!幸好他们要了好酒,不然真的怀疑是不是几个穷棒子来摆阔了!正寻思间,门口纷纷嚷嚷的进来了一大群人。牋牋掌柜的抬头看去,只见镇上的治安官、税吏、衙役和乡绅等所有头面人物,前鞠后恭的让进几个人来。牋牋“掌柜的,将二楼的人都清了!让厨房挑最好的酒席整治几桌上来,要快!”镇上的最大的八品治安官梁有德亲自来到柜台前大声吩咐道。牋牋掌柜的一听,赶紧招呼伙计去办,叮嘱厨房下足了料子,拿出最好的水平置办,私下里却拉住一个平时交好的衙役悄悄问道:“段老哥儿,今儿来的是什么大人物啊,全镇子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全来了?”牋牋那衙役看了看四周,故作神秘的趴在掌柜的耳边小声道:“是武侯府里的,来咱们这儿选兵的!”牋牋“是嘛?!镇子外的新兵营里不是才招了两千来人吗,也值武侯府里的人跑一趟?”牋牋“这你就外行了不是,这林州五省就咱们这儿挨着山林,山林里什么人最多啊?——猎户啊!都是刀弓娴熟的主儿,其他省那些拿锄头把子的农人,在战场上能和猎户比吗?其他地方招的兵都是当地方后备部队,原来的守备队全都上战场了,只有咱们这儿的人,训练一下就直接上前线啦!”牋牋“是嘛?哎呦!那得死多少人那!”掌柜的唏嘘一番接着问道:“不知道北边的仗打得怎么样了?”牋牋“甭提了!惨那!前几天听说锁玉关已经失陷了,武侯和大公子全都战死了,北边两省全落到望月人手里了,听逃回来的人说,那些望月人都没人性的,所过之处整村整城的人杀呀!女人、工匠、粮食、牲口、钱财、家拾能抢走的全都抢走了,抢不走的一把火都烧光了!”那衙役咬牙切齿的道:“娘的!听得老子现在都想去当兵,上战场劈他两个望月人!”牋牋“啥?武侯战死了!那望月人会不会打到咱们这里来啊?”掌柜的听得脸色发白担心的问道。牋牋“嘘!”衙役赶紧伸手按住掌柜的嘴:“你他妈小点声,这事现在还对下面瞒着呢!要不然下面人心都散了,还征个屁兵!”牋牋“那你是咋知道的啊?”掌柜的看了看四周,小心的问衙役。牋牋“其实这事哪瞒得住啊,现在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就是还瞒着老百姓而已,我也不过是早听到两天罢了!这武侯和大公子一死咱们林州可就没大将了,朝廷正想借机会消弱武侯得影响力呢,增援部队都在林州外慢慢磨蹭,这是希望借望月人的手把咱们林州彻底毁了拔了武侯的根基啊!”衙役恨恨的啐了一口:“妈的!那些坐在朝堂上的东西们真他妈毒!根本不顾林州老百姓的命啊!”牋牋“小点声啊兄弟!”现在轮到掌柜的赶紧来掩衙役的嘴:“这叫人听见可是杀头的罪啊!”牋牋“怕个鸟!”衙役拨开掌柜的手,声音却小了许多:“林州是武侯的领地,再说这么偏远的镇子还能有朝廷的探子不成?!”牋牋“那现在武侯府谁坐镇着呢?咱们还有谁能领兵打仗啊?”牋牋“还能有谁!二公子是个什么样的人谁还不清楚?!现在能撑得起武侯府的只有……”衙役和掌柜的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可惜啊,按咱们这地方的风俗,难啊……!”牋牋两人正说着,忽然听到楼上传来数声喝骂,然后是“碰”的一声巨响,只见一个人影从楼上飞出来重重的摔在楼梯上,即里轱辘的翻滚下来,楼上传出一片呼喝和兵刃出鞘的声音。牋牋衙役跑上前去一看,滚下来的竟是今天陪着武侯府选兵的将军一起来的一位公子!心中大惊,拉出腰刀三两步跑上楼梯。牋牋上了二楼,只见镇中大佬们随同的衙役和武侯府的侍卫全都亮出兵刃,指着二楼窗口的一张桌子!而那张桌子后站着四个被惊得缩在一起抱着个孩子和两只虎崽的女人,和桌前一个稳稳坐在椅子上身着猎装得男人!牋牋天勒对敢在他吃饭的时候来踢桌子的家伙,当然是毫不客气,一巴掌扇飞滚到楼下!牋牋天勒和梅娘几人本来坐在窗前的桌上等待上菜,伙计还算麻利,没一会,几样小炒和两壶陈酿就端了上来,饺子得现包所以慢些,天勒也不着急,让琼娘给大家都倒了酒陪他一起喝点。这个世界得酒水度数都很低,女人们第一次喝了也没觉得辛辣,都绕有兴致的陪天勒一起啄饮一杯。牋牋靠着窗子,天勒看到街上涌来一群人进了酒楼,没一会,伙计上来,挨桌陪着笑脸请了下去,可到了天勒这里,那狗眼看人的伙计竟然毫不客气直接告诉天勒有贵客上门,让他们到下面吃饭去!牋牋按天勒的脾气,这伙计就是陪着笑脸也不一定让他,何况竟敢来他面前呼喝!当然,天勒也懒得扇这样的小蚂蚁,双眼一瞪:“滚!”牋牋那伙计立刻像被猛兽盯住一般,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连滚带爬的跑到了一边。这时一群人已经纷纷嚷嚷的走了上来。牋牋最先上来的是几个身着轻甲的军人,其中一个看肩上护兽,竟是位将军,另几人明显是他的护卫!而这位将军,天勒扭头看去微微一笑,竟是个身着男式军装的少女,而且极其美丽!她身边的几个护卫也都是女子所扮!牋牋这地方女子为将,而且受到这么多人的恭敬,可是很难得的事情,因为除非是瞎子,否则没人看不出这是个穿男装的女子!可她身后跟着的所有官员、乡绅和衙役,竟然真的都像瞎了眼睛,全都规规矩矩的依照官礼侍侯。这和天勒印象中这个地方极端的男尊女卑可是大有出入!牋牋女将军上得楼来目光一扫,便看见窗口天勒笑眯眯的盯着她肆无忌惮的打量,不过看来这女子涵养甚好,淡淡的扫了一眼天勒身边的梅娘她们,就在跟上来的官员相让下坐在一处桌前的主位上。倒是她身边的护卫,看着天勒有点色眯眯的眼神,一个个杏眼圆睁,再看到天勒猎装腰上插着的猎刀,纷纷握住了腰间兵刃的把柄戒备起来,只是看到女将军毫无表示,却也没过来寻衅,只是站到女将军身后对天勒怒目而视!牋牋这时,一个紧随女将军等人身后上来,穿着一身华丽的紫色武士服的青年男子,看到天勒的目光勃然大怒,戳指喝骂道:“尔等几个贱民,看到将军上来还敢在此逗留,不要狗命了吗?还不快快滚了下去!”牋牋天勒盯着那女将军的面容,听那紫服男子喝骂的时候,女将军眉头微皱,露出一丝厌恶。天勒对这女子立刻好感大增,举杯对那女子摇摇一敬,那女子却全当没有看见!牋牋天勒也不介意,一口喝了杯中之酒,对那紫服男子的叫嚣全当犬吠毫不理会。牋牋那紫服男子看到天勒的表现,立刻气得脸色和衣服一般紫红,大步走了过来刚要有所动作,身后的女将军淡淡道:“师兄,何必与普通百姓一般计较。”牋牋紫服男子身子一顿,眼睛瞪着天勒,却对身后的女将军道:“师妹不必担心,师兄只是小小教训一下这个贱民,免得他以后不懂规矩,遇到别人连命都丢了!”牋牋“贱民,立刻给我师妹磕十个响头,然后马上滚蛋,免得少爷我一番拳脚!”紫服男子背对着女将军,脸上露出狞笑,对天勒缓缓道。牋牋天勒伸手夹了一筷子蔬菜,放到旁边藜娘得碗里柔声道:“快点吃哦,凉了就不好吃了,不要总是给你的小老虎喂,它们是吃肉的!知道吗?”牋牋紫服男子感觉自己头上都冒出烟来,本来颇为英俊得脸上扭曲成一团:这贱民竟然从头到尾都当自己不存在!牋牋抬脚闪电般踢向天勒身前得饭桌,他总算还记得师妹刚才的话,没有直接踢人,不过脚上的暗劲震碎桌子和碗盘,周围这几个贱民也别想毫发无伤!牋牋天勒是什么人!闲着没事看他不顺眼没准还要撩拨一下找茬揍他一顿,现在送上门来怎会客气!而且这家伙看上去还有两分本事,揍起来比那些蚂蚁小民更要心安理得。牋牋“啪”的一声,天勒的手掌拍在紫服男子就要踢到桌边的小腿上,骨折声中,男子的惨叫还没出口,天勒的手掌已经轮了回来,紫服男子像一只破麻袋一般被扇飞起身,越过楼口栏杆,重重的摔在楼梯上,翻着跟头滚了下去,楼板上“噼啪”几声脆响,几颗带血的牙齿掉落下来!自始至终紫服男子也没惨叫一声,有人心道:好硬的汉子!却不知,人在半空已经晕了过去!牋牋一阵“呛啷”声响,楼上除了女将军,所有带兵器的衙役、护卫都将兵刃抽了出来。牋牋“坐下,不用怕!”天勒对惊身而起的梅娘等人安抚了一句,梅娘看了看周围气势汹汹的官兵,又看了看天勒,忽然拉着荆娘她们一齐坐在了天勒身边,豁出去了!不管怎样,就是死她也决定信任自己的男人!牋牋天勒仍然悠闲的坐在椅子上,举起杯又对女将军摇摇一敬,这次女将军可没法装作看不见了!牋牋脸色复杂的盯着天勒看了半晌,女将军终于沉声道:“收起兵刃!”牋牋女将军的护卫听到命令,虽脸有不甘却立刻收刀还鞘,其中一个在将军的示意下跑下楼看那个被打下去的男子。其他衙役迟疑了一阵,才慢慢将兵器收了起来。牋牋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中,女将军缓缓站起身来,走到天勒面前,抱拳拱手道:“这位壮士,本将军替师兄这厢赔礼了!”牋牋“不敢!”看在美女面上,天勒也终于站起身来还了一礼。牋牋这时楼下的护卫跑上来,在女将军的耳边嘀咕了几句,女将军的脸色一沉,对天勒道:“鄙师兄虽然无礼在先,但壮士出手是否太过狠辣!”牋牋天勒看到美女脸色不好,知道一个回答不对就会翻脸动手,虽然不怕,但总是大煞风景的事情。牋牋“呵呵!真是抱歉,我只稍稍用了两分力,没想到他竟承受不住!”天勒伸手掏出怀中路上给梅娘治伤剩下的一团草药递了过去:“这草药疗伤效果甚好,用水活开敷在伤处,两日内定会痊愈,只是这牙齿,却是长不出来了!”牋牋话虽狂,但女将军看天勒的神色不像敷衍,脸色也稍稍缓和,接过草药递给身旁的护卫。牋牋其实她更惊讶于天勒高超的身手,她那个师兄,虽然傲气冲天、心胸狭窄,但真本事还是有的,在她的同门之中实力位居前三,在年龄相近的同辈武林高手之中也是佼佼者!牋牋这次面对望月族入侵,国家和家族的双重危机,虽然非常讨厌这个对她很有企图的师兄,却也不得不借助他的力量度过难关!牋牋可今日,她那狂傲的师兄在眼前这个猎装男子面前连一个照面都走不过去,甚至连招式都只递出一半!同门习艺,她当然看得出师兄的那一脚不单单是要踢翻桌子,其中暗含的变化,只要遇到反抗立刻就会变成凌厉的攻击,所以,天勒伤他决不算偷袭,最多带点他轻敌的成分!不过,看来他轻不轻敌结果也没什么差别!牋牋眼前此人,如能招揽,单以身手就绝对是战场上冲锋陷阵的猛将,而且看他刚才耍弄师兄的手段,也不是鲁莽愚蠢之人。牋牋“不知壮士高姓大名,身乡何处?”牋牋“将军客气了,小民天勒,就是这林州山中猎户,今日带妻子来镇中卖些皮毛,置办些过冬物资而已!”天勒说完将梅娘等人为女将军一一介绍,梅娘她们在天勒起身时已跟着站起,每人给女将军福了一礼。牋牋“哦?壮士是本地人!不知可收到了林州的征兵令?”女将军心中一喜,心道如果这人家中有其他男子进入军营,定要与他换了,这点小权力她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到时着重提升应该不难获得他的忠诚。牋牋天勒微微一笑,心道:这女子看来出身不低,久居高位,虽表现得颇谦逊涵养,但一听到自己是她的属民,就隐隐露出羁使之气。牋牋“回将军,小民自幼父母双亡,现已成家,家中六口,只有我一个男子,所以不在征召之列!”牋牋女将军微微一窒,看天勒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而且自始至终毫无山民见到官差的惶恐,虽自称小民,却毫无谦卑之意!牋牋细细打量,才发现眼前这男子也不过二十几岁,颇为英俊帅气的脸上带着懒散的笑容,刀削般棱角分明的轮廓,配上高大健壮的体魄,使整个人看上去充满野性!明亮的双眼肆无忌惮的盯着自己的面容,就连一向深沉稳重的她,在这双带着一丝赞赏,又充满了侵略性的目光下,心中也泛起一丝微微的羞涩和慌乱!牋牋女将军忽然明白,这根本是个拿身份地位压不住的主儿!越是这样的人,不是过分狂妄就是有所依持,看来他刚才所说的只用了两分力就击败了师兄,不似吹牛!想到这里,心中愈发涌起招揽此人的强烈渴望。牋牋“如今望月族入侵我大夏林州,壮士一身好本领,不知可想过从军报国,在战场上建功立业!他日回到家乡也好封妻荫子!”这女将军也是反映敏捷,不动声色的压下心中的一丝涟漪,稍一试探觉得不可以权相压,立刻转了话头,晓以大义,诱以名利!牋牋“多谢将军错爱,小民游荡山林,闲散的惯了,恐不惯军中法度森严,况且家中妻妾全靠我一人过活,小民虽是无用之身却也不敢枉至险地弃家人于不顾!牋牋不过……”牋牋女将军听到天勒有理有据的一番话,顿觉此人圆滑异常无从着手!看他笑眯眯的样子,又觉得此人虽满口道理却都是敷衍之词,尤其后面这个“不过……”牋牋拉了半天却毫无下文!牋牋“将军!”天勒眼睛瞟了一下女将军身后的一众官绅、护卫和衙役道:“还请将军入席吧!官爷们等得心焦了,小民这几日就住在镇上的福临客栈,将军有暇,再谈不迟!”牋牋女将军听出天勒话中有话,也知道无法让他立刻表态,回头一扫身后看着他们说话的众人,也觉得这里不是详谈之地,深深看了天勒一眼,微一抱拳转身回到自己的席上。牋牋将军既然没有追究,其他人也就不再说些什么,当然没人再来赶天勒他们下去,没一会,天勒他们的饺子上来。另一边席上也是流水般的菜色一一摆好,众官绅陪坐敬酒,推杯换盏间,天勒等人已经吃饱,下楼前天勒站在楼口对席上的将军抱拳拱手示意作别,女将军微微颔首,眼神交换间算是订了个约会。牋牋出得酒楼,天勒带着众女继续逛街,刚才的场面骇得几个女人脸白脚软,出来好一阵才渐渐恢复过来,除了梅娘,其他三个女人没一会就有说有笑的携手逛街摆弄地摊店铺中的有趣事物,也是!三女中年龄最大的荆娘还不到二十,放开身心自然也有些少女心性儿!牋牋梅娘自从在酒楼上决定与天勒生死相随,虽也害怕,却是最镇定的一个,可听了天勒与那女将军的对话,却一直低头沉思。天勒虽有所觉却也只道她担心得罪了官府,对梅娘的沉默没有多加在意。牋牋几人说说笑笑逛到镇上最大的一家杂货铺,女人们进得店门便分散开来各自寻找感兴趣的东西,梅娘、荆娘主要是看些家什器物,荆娘偶尔还瞄一下水粉胭脂,藜娘小孩心性,什么好玩漂亮就拿着把玩。天勒绕有兴致的研究了一下各种古老器物的功能和使用,抬头看见琼娘站在店铺角落的一个小架前聚精会神的看着什么。牋牋天勒悄悄过去,发现着小架上摆着的全是一些线装古书,看封面,当然不是什么经史典籍,而是一些食谱、药录、植桑养蚕、纺织种地的粗纸水印本,难怪要摆到杂货铺来卖!那些附庸风雅的文堂书铺,肯定是不会摆上这些东西的。牋牋琼娘正拿着一本食谱在细细研读,天勒来到她的身后都没发觉,欣赏了一会琼娘专心致志的样子,天勒也不打扰,一笑回头,刚一转身,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琼娘竟然识字!牋牋天勒慢慢转回身来轻声在琼娘耳边问道:“有什么好的吃食、菜色吗?”牋牋“有好多不错的菜式呢,可惜家中食材、佐料不全!”琼娘听到天勒问起,随口回答道。牋牋“我们买齐了带回去不就好了!”牋牋“有些佐料咱们这里买不到的,像这个麻椒、桂皮只在南方才有!”琼娘将身体轻轻靠在天勒身上,手指着食谱上的几味佐料道。牋牋“谁教你识得字啊?”牋牋“娘亲……啊!”琼娘忽然浑身一震,回过头来脸色发白的望着天勒,只见天勒仍是随随便便的浑不在意。牋牋琼娘有些手忙脚乱的将食谱放回架上,转身要走,却被天勒搂住了纤腰!天勒将架上的所有食谱,一本一本的拿下来放到琼娘手中。牋牋“喜欢就买了,拿到柜台去让伙计包上!”牋牋看着琼娘有些慌乱的拿着五、六本食谱跑到柜台前,天勒的嘴角弯起一丝笑容:看来,这梅娘一家还有自己不知道的故事!前些时候与她们相处,没有遇到任何带文字的东西,所以不知道她们识字也是正常,可刚才琼娘的表现,明显不欲人知她们识字的事情,不知是不想所有人知道,还是单要瞒着自己!不过,嘿嘿……!山林乡野的村妇竟然识得文字,还可以教得女儿,这里面肯定藏着有趣的故事,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