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是来了个假的英雄联盟
wap.aisishuo.com 一秒记住本站 爱丝说
(五)
牋牋不知不觉中藜娘的双腿间流出一丝晶莹的黏液,天勒哥哥揉弄胸前的双手似乎带着一股奇怪的热气,一直渗透到她的体内,燥热麻痒的感觉顺着脊背延伸到她的双腿之间。牋牋天勒的手巡索抚摸着藜娘的身体,手指逐渐的探索到藜娘的双腿之间,嘿嘿!小妮子流水了!“喔……!,荆娘你下面真的生过孩子吗?怎么夹得这么紧,里面的肉还会绕的!”牋牋藜娘身躯一颤,天勒的手抚摸到她得花瓣上,拇指撩过花瓣前的小肉珠,仿佛触电的感觉(竟他妈瞎说!这里的人触过电吗?就算有被雷劈过的也早成焦碳啦!),全身的力气一下子都被抽走,身体软软的趴在天勒的肚子上,现在她的头离姐姐和天勒激烈结合的部位更近了,甚至能看清姐姐湿淋肿胀的花瓣上细腻的褶皱,姐姐的屁股重重下坐时花瓣击打着天勒哥哥浓黑的体毛,带着一股奇怪腥香的体液点滴迸溅在藜娘的脸上。牋牋天勒伸手拉开藜娘的双腿,搬过来跨在自己的脸上,粉嫩湿淋的肉唇像含苞的花蕊等待着蜜蜂的采摘,一丝晶亮透明地花蜜半垂半坠,天哪!竟然是真正的粉红色,自己玩过多少女人还头一次见到这么诱人的颜色,伸出舌尖接住就要滴下的蜜汁,竟然没有半点腥膻,完全是纯粹的清香,今天老子征战多年的凶枪终于要沐浴处女地花苞了!牋牋妈的,老子所在地那个世界,十三岁以上的处女比恐龙还要稀少(不要奇怪,早在十几万年前就可以克隆真正的恐龙啦!虽然不多,但每个成点规模的城市中的动物园里都会有那么几头!),而且十三岁以后还是的处女大多都是他妈的人形恐龙!老子十四岁破身,这些年玩过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可竟然没上过一个处女!呜——!牋牋藜娘一声娇吟,身体猛地直立起来,天勒刚刚将她的花瓣用舌尖刮扫了一遍,张嘴含住她的肉珠用力的一吸!藜娘浑身打摆子一样的颤抖,伸手抱住了前面荆娘扭动的腰肢,小嘴一张叼住眼前荆娘上下跳动的一颗rǔ头。牋牋忽然,荆娘发出一声愤怒惶恐的尖叫:“藜娘!你怎么可以骑在天勒哥哥的头上?!”牋牋藜娘被情欲激荡得绵软无力的躯体被荆娘的一声尖叫吓得立刻僵硬起来,抬头看见荆娘本来绯红的面颊瞬间血色退尽一片苍白!牋牋在荆娘的世界里,女人骑在男人的头上对男人来说可是奇耻大辱,甚至在人群中男人不慎跌倒,头部倒在女人的腿间胯下,男人可以跳起来拔刀将那女人斩杀而不必受到惩罚。就算不杀,男人也可以擒拿那个女人拉到地方官面前要求赔偿,如果无力赔偿,女人要给这个男人作五年以上的奴隶,在为奴期间男人可以尽情的虐待女奴,如果虐待致残或致死,男人只要赔给女奴家人极少的财物就可以。牋牋男女快活时男人为了享受可以让女人骑在腰上尽情的筛动起伏,但女人的腿跨要是无意中掠过男人的头部,男人可能会立刻跳起来将女人活活打死,就算稍有感情不会痛下毒手,暴打一顿也是在所难免。牋牋而且,女人为了取悦男人用身体的什么部位让男人舒服都是理所应当,男人却向来将女人下身的性器视作污秽之地,用yáng具来风流快活自然没有为题,但大多数人都不肯用手去摸,更不要说用头脸去碰。牋牋看到荆娘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藜娘虽然心智幼小却也知道害怕,身体硬在那里,眼里噙着泪岁水懦懦的小声说:“是……是天勒哥哥将我抱成这样的。”牋牋天勒听到荆娘的怒吼也是一愣,随即想起荆娘记忆里男女之间的地位差别,虽然天勒对这些不以为然,但看到荆娘如此模样,要是不好好安抚,今天这场狂野销魂的 3P大战恐怕立刻就得泡汤,而且吹箫品玉,可是性爱中重要的调情乐趣,要是自己的女人以后都因为这个战战兢兢,那可是大煞风景。牋牋“我不知道你们这里是什么习惯,但在我们那里男欢女爱可是最没有顾忌的事情,怎么舒服怎么来,看着喜欢的人舒服的表情自己也高兴,快乐可是一加一等于四的事情!”天勒双手搬住藜娘的双腿,藜娘虽然想挣扎起来,却被天勒把住不放。牋牋“为什么一加一是等于四?”荆娘好奇的问道,果然是女人,这么容易就被转移注意力!只是这一句话,荆娘和藜娘的身体就不再那么僵硬,看来藜娘虽然心智低幼,到也知道一加一是等于二的!牋牋“我们现在很快乐!”天勒将腰向上顶了顶,刚才荆娘的身体僵硬,阴腔里的肉壁骤然缩紧,现在仍然紧紧的缠绕着天勒的ròu棒,天勒的动作让荆娘的脸上立刻浮起一丝红晕。牋牋“你在快乐地同时,也在全身心的让我快乐,而我的快乐就是你最好的回报,所以你就多了一份快乐,同样的,我在快乐的时候也希望你更加快乐,所以我会努力也让自己再多加一份快乐,我们每个人都拥有两份快乐,所以,我们两个人加在一起却拥有四份快乐!”天勒说着轻舔了一下藜娘臀窝中那一旋小小的菊蕊,藜娘突然受袭,哼出和姐姐一样的一声长吟。“如果再加上藜娘,我们三个人每人就拥有三份快乐,所以,不但一加一等于四,三加三还等于九!”牋牋荆娘听着天勒绕口令似的说来,似乎很有道理,可是却又觉得那里不对!身体却是终于放软了下来,不再像刚才那般害怕。但看到藜娘还跨坐在天勒的头上,赶紧伸手拉扯“快下来,天勒哥哥虽不怪你,你怎么还敢骑在天勒哥哥的头上。”牋牋晕啊!!难道刚才老子说的都是废话吗?!知道老子多难得这么温情的和人讲道理啊?老子以往和人讲道理可都是用大炮滴!!牋牋“荆娘!”天勒冷冷的一喝,荆娘吓得双手一抖,身体立刻又僵硬起来。牋牋“你在家里如果男人要求你作一件事情,你会怎么办?”天勒压着嗓子让自己的声音有点威严,这个威严天勒控制得可是很辛苦的,要是拿出自己当海盗王时的霸气,恐怕会立刻将这个小女人吓得屎尿齐流,那倒霉的可是自己!牋牋“男人……是天,让奴家做什么……奴家自然要尽心尽力的去做。”虽然天勒已经尽量收起自己的霸气,但听荆娘颤抖地声音,这小女人还是被吓到了。不过,反正吓也吓了,总得把话说完。牋牋“嗯,很好!我现在非常喜欢藜娘这个样子,一会你也要和她一样!不许挣扎,不许反抗,不许提出任何异议!明白了吗?”声音还是那么威严,改变就在眼前,榜样的力量是无穷地!一个小荆娘我都治不了你,以后女人多了,那还了得!!牋牋“是……是的!”听荆娘可怜兮兮的声音,恐怕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答应了什么。牋牋伸手摸了摸眼前藜娘的花瓣,娘的!这么一折腾,水都没了!老子刚才可是舔得很辛苦地!一会开苞水不够多,把小美人弄得太疼害怕了这个游戏,损失可是老子啊!牋牋不再理会荆娘,天勒开始专心攻克眼前藜娘地美丽花蕊,到底心智还是个小女孩,虽然刚才有点被吓到,但转眼就被下体美妙的感觉覆盖,藜娘娇美地呻吟哼叫又在山洞中响了起来,小屁股也开始一扭一翘的追逐起快乐地感觉。牋牋荆娘身体僵硬的坐了一会,有点不知所措,身体里还插着男人粗大的yáng具!没一会荆娘也开始慢慢的套动起来,也许心里找到了习惯的支撑点吧,男人的命令,不管怎样可怕,也是必须得服从的不是?!牋牋含允着藜娘的小肉珠,手指在藜娘后庭的菊花上温柔的搔弄按动,藜娘的叫声越来越高亢,腰肢也扭得越来越剧烈,下面的花蕊已经是汁水淋漓。天勒伸手拍了拍腰间荆娘的屁股,荆娘会意的轻轻站起,粗大的yáng具从荆娘的体内脱离出来。牋牋抱住藜娘的双腿,天勒起身将藜娘放在池边柔软的沙地上,洞中温暖,池边的地上也是微微温热。将藜娘的双腿高高举起,天勒将狰狞的凶器顶在藜娘娇嫩的花瓣上,这时荆娘竟不之从何出拿出一方小小的白巾垫在藜娘的臀下!牋牋藜娘双眼迷离,一只手紧紧勾着天勒的脖子,扭摆腰肢,花瓣追逐摩擦着天勒的ròu棒,虽然这个和刚才在下面灵活挑动的舌头有点不一样,但摩擦的感觉一样使藜娘沉醉,可身体里面那搔也搔不到的麻痒怎地越来越是强烈!牋牋天勒巨大的yáng具涂满了荆娘和藜娘的汁液,茎柱在藜娘的花瓣间来回滑动,guī头轻点着藜娘花瓣前的肉珠,忽然藜娘身子微微一抖,又是一股花蜜溢出花房,天勒立起凶器顺着涌出的汁液用力捅了进去!牋牋“呜——!”藜娘一声闷哼,牙齿一下咬住下唇,眼中瞬间溢满泪水。看看咬牙切齿的天勒,又看了看一旁带着疼惜笑容的荆娘。可怜的小脸上一副想哭又不敢哭出来的样子。牋牋天勒现在确是被夹得紧紧,进退不得,处在一动也不敢动得尴尬境地,如果他只顾自己快乐,大肆挞伐,也不是不可以,但看到藜娘可怜的小脸,毕竟这是自己第一个开苞的处女,而且以后可能一辈子也只跟着自己的女人,天勒怎能不加疼惜,所以现在天勒是有力使不上,就那么咬牙切齿不尴不尬的僵在那里!牋牋荆娘毕竟久经人事,知道藜娘这时新瓜初破身体紧张筋肉僵直,若这时天勒肆意挺耸藜娘将痛不欲生,但女人在这事上哪有喊停叫住的份儿!待看到天勒除了第一下冲势勇猛尽根没入,随后竟停止不动,愣了一下立刻明白了天勒的心意,忙委身上来舔吻藜娘的唇颊,指尖轻扫藜娘的乳尖,揉捏藜娘娇嫩的奶头,没一会藜娘紧绷的小脸松弛下来,天勒也终于得以舒展缓缓抽送。牋牋看着天勒柔和的动作,荆娘暗自为藜娘高兴,藜娘虽从小伤了大脑,整日幼稚贪玩,让人忧愁她的命运,可偏偏命好碰到个这么懂得疼惜她的男人。回想自己嫁人开苞的时候,丈夫卤莽冲撞只顾自己快乐,弄得自己血流如柱,第二日还要拖着伤痛的身子早起做饭侍候丈夫、公婆,夜间仍要忍着伤痛供丈夫索需挞伐,下体创口十余日方才愈合。今日看到天勒为妹妹开苞,极尽挑逗润泽后却轻进缓出,现在想来第一下的勇猛竟是为了长痛不如短痛!原来男人也可以这样的温柔!牋牋藜娘在天勒温柔的抽送中已经逐渐苦尽甘来,虽然刚才好痛,但现在的滋味竟是如此美妙,原来身体里的搔痒是要这样来医治的,难怪刚才姐姐用下面的嘴吞吃天勒哥哥的“rǔ头”是那样的快乐如醉。牋牋身体越来越热,藜娘抬扭身躯寻找更激烈的快乐,智如幼儿的藜娘竟单凭着女性身体的本能学会了款款相迎。没有矜持、没有羞涩,藜娘的叫床声激烈而又真诚的宣泄着感觉的美好!牋牋“啊……天勒哥哥!顶到底啦……好满哦!喔……要飞啦!天勒哥哥要……从嗓子里跳出来啦……”牋牋荆娘从来没有想到,单听妹妹的叫床就可以让自己的下面流得汁水淋漓。听着妹妹快乐的喊叫,藜娘也替她羞得脸红心跳,可心中却隐隐期待,自己也可以像藜娘一样只为宣泄,毫无顾忌,放浪的大叫!牋牋从藜娘的叫声响起,天勒就开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藜娘的肉腔里,入口紧窄,突入里面却甚是宽敞,可再往里深挺竟又是一圈紧窄的孔口,继续挺进里面又是稍宽的一个小腔室,最后才是一条悠长的甬道,甬道尽头才是那软嫩弹酥的花心宫口,整个阴腔竟似一只倒悬的葫芦,天勒每次插入就像连续插进了两个孔穴,拔出时两个腔口生满倒刺肉粒,缠卷着guī头的肉楞刮允,那滋味竟是极其独特。牋牋天勒肏弄荆娘时就深喜荆娘阴腔里的软肉灵活如舌,没想到这藜娘的孔穴又是一宝,天勒玩过的女人虽多,可也没研究过女人的阴腔到底有多少种不同,荆娘的活穴,在以前玩过的千百女人中倒还有那么几个稍有同感,而藜娘的宝穴却是绝无仅有。这一家的四个女人,两个已经让自己欣喜异常,不知剩下的两个又会带给自己什么样的惊喜!牋牋天勒抱着藜娘翻来覆去,换了五六个姿势体位,旁边的荆娘看得目瞪口呆,原来男女间的事儿还可以玩出这么多的花样!最后天勒仰躺在池边,藜娘骑在天勒的腰上筛动着白嫩的小屁股,姿势和刚才荆娘的一摸一样。天勒伸手拉过旁边看得如痴如醉的荆娘,分开她的双腿让她跨在自己的脸上,此时的荆娘竟没有一丝抗拒和惶恐,心里隐隐的期待,男人舔自己的下面该是个什么样的滋味啊?!牋牋荆娘的花瓣因为山下男人的开发和生育已经深红发紫,此时湿淋淋的汁水已经将下面浸得油亮,刚才骑在天勒得身上驰骋,花瓣充血,肿胀肥大,肉珠凸冒,腔口一张一合似在渴望着强劲的填充,如此成熟的妇人自然不用慢条斯理得诱导情趣,天勒一口叼住突出的肉珠长舌用力的在上面刮扫起来,只这一下重击就让荆娘像中箭的天鹅,扬起修长的脖颈发出一声嘹亮的悲鸣,阴腔中一股浓稠的汁液喷溅在天勒的口鼻之中,天勒张嘴啯住荆娘整个阴腔用力一吸,荆娘像是被一下子吸干了全身的力气,低叫一声,软软的瘫伏在天勒的胸腹上!现在轮到藜娘飞溅的汁液给荆娘洗脸了!牋牋给了荆娘沉重的打击,天勒满意的一笑,悠闲的品尝起荆娘的花瓣,舌尖细细的刮过肉唇上的每一条褶皱,荆娘和藜娘虽然不似梅娘和琼娘的阴埠光洁白皙,却也是毛发稀疏花瓣两边都是光洁滑腻,仅有的毛发全都分布在耻丘之上,所以天勒舔允时决不会出现阴毛钻进鼻孔害得他喷嚏连天这样煞风景的一幕。牋牋天勒舔玩着荆娘的花蕊,忽然发现,荆娘股窝中的那旋菊花在泉水的清洁后竟是娇嫩的粉红色!天勒伸出食指,蘸了一些荆娘阴腔中的黏液抹在后庭的菊蕊上,指尖旋转轻轻用力,荆娘的后庭竟是非常紧凑。感到异样的荆娘身子一颤,回头想要看着天勒又在搞什么明堂,竟玩弄起自己那最腌脏的所在!牋牋天勒继续蘸着yín水玩弄荆娘的后庭,荆娘的屁股慌乱的扭摆躲避着天勒的手指,身体也直立起来,这时藜娘却在长长的一声尖叫之后达到了第三次高氵朝,瘫伏在荆娘的怀里,对于初次开苞的藜娘来说三次的高氵朝已经是她精力和体力的极限了。天勒抱着荆娘的屁股不让她起来,荆娘只好侧扶着藜娘让她躺在池边温暖的沙地上沉沉睡去。牋牋“给我含着!”天勒挺了挺腰,从在池中射在荆娘的口中之后,经过荆娘的套弄和藜娘的开苞,天勒ròu棒已经在两个女人身上钻探了近四个小时,可还是没有再次shè精的迹象!虽然对天勒玩弄自己的后面有些慌乱,荆娘还是听话的将天勒的yáng具纳入口中,细细的舔允起来。牋牋“呜——”口中含着天勒ròu棒的荆娘发出一声含混的低鸣,天勒的手指终于突破了荆娘紧缩的菊门探入荆娘抽搐蠕动的直肠。牋牋“这里你的男人用过没有?”天勒抽插着荆娘菊门中的手指问道。牋牋“没有!”荆娘舔着天勒的肉冠含糊地回答,她的脸已经烧得发烫。牋牋“把它给我好不好,我做你这里的第一个男人。”牋牋“奴家现在的身子是天大哥的,天大哥喜欢怎样,怎样就是!只是奴家那里脏陋,怕污了天大哥的身子!”荆娘羞得几乎想找个缝隙钻进去再也不出来,但口中却坚定应承下来,她自己也隐约期待着这种新奇的刺激,更何况,天勒刚才的一句“我做你这里的第一个男人!”让荆娘心中一颤,自从与天勒相遇,天勒神鬼一样的本领、疯狂粗野的冲撞、专横霸道的气质、温柔体贴的抚慰,皆让荆娘心神迷醉而又暗中自卑,现在听到自己残柳之身竟还有一个可以留给这个男人第一次占有的孔道,荆娘不禁心中暗自欣慰,感觉心中与天勒亲近了许多。牋牋天勒扶起荆娘,让她跪在潭水中,上身爬伏在潭边高高翘起雪白滑腻的大屁股。俯下身天勒将蕴含了满口唾液的舌尖舔到荆娘的菊门上。荆娘趴伏在池边全身火热,感受着天勒的舌尖在自己的腌脏所在刮扫舔抹,心里忽然有了一种哪怕立刻为这男人死去也心甘情愿的感觉。牋牋天勒将依然坚挺的yáng具先插入荆娘的阴腔,抽插一阵,yáng具已经从头到尾湿了个通透,天勒又捞了些荆娘的淫汁用手指捅进菊门,里外涂抹了一遍,然后将yáng具抽出来,巨大的guī头抵在荆娘菊门的褶皱上!牋牋“放松一点,这里没有大出过粗硬的物事吗?”天勒笑嘻嘻的说,下面却不用力。牋牋荆娘实在羞涩难抑,回头轻捶了天勒一拳啐了一声“去你的!”牋牋天勒哈哈大笑,伸手搔了一下荆娘的腰肢软肉,荆娘咯咯娇笑,天勒却腰部发力,壮如鸡卵的guī头噗的一声已经没入荆娘的菊门。牋牋荆娘本来紧张得全身僵硬,可半晌不见天勒顶进来,却被天勒逗笑,身子刚一放松只觉后门一胀,接着便是丝丝裂痛,肠道中已经多了一根粗大的事物!和阴腔不同,这东西挤压肠壁竟给人一种顶到心肺的感觉,饱胀疼痛中竟夹着一丝异样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