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若若情事(np、高h)
wap.aisishuo.com 一秒记住本站 爱丝说
第三个世界:第15章:觉得爷反正名声臭,所以什么脏水都往这里泼?
牋牋第三个世界:第15章:觉得爷反正名声臭,所以什么脏水都往这里泼?牋牋林若若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好的忍耐度,她的想法是,好生气哟,可是还是要保持微笑!牋牋罗霁漂亮的双眸微垂下,“虽说你这情报对爷儿没什么用,但念在你有这份心,想要什么赏赐尽管说。”牋牋她正打算提岳清茵的事情,却听他冷笑,“但是别提一些有的没的要求,得知道分寸。”牋牋“是。”她稍一停顿,“妾身确有一事相求,往景千岁成全。”牋牋哼!果然是别有目的,“说。”牋牋“景千岁可还记得昨日在您房里伺候的姑娘?”牋牋罗霁想了想,“就是身上熏了蘼芜香想杀爷儿的那个女人?”牋牋虽然不知道蘼芜香是什么东西,但外乎是毒物之类的,林若若跪下身来,“景千岁明察,清茵姐断然不会是梅贵妃手下之人,也不会有谋害千岁爷之心,必是被人陷害的。”牋牋罗霁呵呵两声,“爷儿何时说过她是梅贵妃手下之人?什么时候说过她想谋害爷儿了?”牋牋“既然景千岁知清茵姐是无辜的,请饶她性命。”她额头重重磕在地上。牋牋他眼一眯,有锋芒从眼角逸出,“你就是来给你的好姐妹求情的?没有其他目的?”牋牋她有点摸不准他的意思,不敢轻易开口,但意思是很明了,没有其他目的,就是来为岳清茵求情的。牋牋这女人真是可以,沉得住气,明明是打着勾引他的心思,还做出这副姐妹情深的样子,故作姿态的女人最是让人倒胃口了。牋牋“景千岁?”牋牋罗霁挥挥衣袖,语气如冰,“来求爷儿饶她性命?”牋牋“是。”牋牋“难不成在你眼里,爷儿是那等暴虐成性,草菅人命之人?”牋牋难道不是吗?林若若心道。牋牋他腾地起身几步走到她面前,“爷是给了她一掌,但也不是没分寸,她该请大夫请大夫,该吃药就吃药,也不会有性命之忧,爷也没说不让。你们楼里人怕被连累,除了你也没人来问过爷怎么处置,就选择放弃了她,选择让她死,怎么也能算到爷头上来了?”牋牋他蹲下身,手指勾起她的下巴,“怎么?觉得爷反正名声臭,所以什么牋牋乱中乱无弹窗牋牋脏水都往这里泼?”牋牋林若若被他阴狠狠的音调弄得心惶惶的,“不敢,我没有那个意思,我一直以为……以为是景千岁牋牋……”牋牋“以为是爷下的命令是吧?”牋牋“妾身该死,啊……疼……。”牋牋这回鞭子是实实在在打在了她的腰间,但要说疼,还真不怎么疼。不过她此时却叫得凄惨,眼里盈了一汪泪水,“景千岁饶……。”牋牋罗霁见她快哭出来的模样,揪心得很,没怎么用力啊,怎么就疼成这样?算了,眼不见心不烦,他道,“滚出去,快点滚出去。”牋牋救人要紧,林若若也不愿在这里多做纠缠,再次拜礼后,便朝外走去。牋牋这时,薄荷刚好把大夫请到抱月楼,向李嬷嬷禀明罗霁的意思后,她吓出一身冷汗,赶紧让大夫进屋诊治。牋牋“崔大夫,情况怎么样?”林若若没有回房梳洗,仍顶着一身脏污守在岳清茵床边。牋牋崔大夫把岳清茵的手放回被子里,起身放下床帘,示意她到外室说话。牋牋“崔大夫。”林若若焦急担忧之色溢于言表。牋牋崔大夫瞥她一眼,“我都还没说呢,你是着什么急?”牋牋他慢悠悠道,“放心,没有性命之忧,只是伤得很重,受的又是内伤,得好好修养一段日子,还得用好药材养着。”牋牋他取出笔纸,写下药方,“照这方子去宝仁斋抓药,立刻去。”牋牋她小心翼翼接过墨迹未干的药方,“薄荷,你再跑一趟。”牋牋“是。”牋牋崔大夫又从药箱里取出一只白瓷小瓶,从里面倒出一枚棕色小丸,“去喂她服下,能让她舒服些。”牋牋弯月上前道,“林姑娘,让奴婢来吧,天也这么晚了,你早点回房休息吧。”牋牋林若若刚想说不用,就打了个呵欠,弯月说什么都不让她在这里待了,“您回去吧,这里有奴婢照看着,不会出事的。”牋牋“那行,我明天再来看清茵姐。”牋牋林若若回到房内,点亮了烛台,却见桌上有只象牙镂花小圆盒,这是什么?牋牋她好奇地打开盒子,一股子药香味迎面扑来。牋牋不好意思的,本来在码字,可是一个同学打电话过来,聊了两个多小时。